作者:李熙

  60秒读懂专题:“各大演出公司永不录用组织涉毒艺人参加演艺活动”的做法,既是将戒毒艺人推向“复吸”,在劳资关系上也不理智,涉有同时违反《禁毒法》和《合同法》的可能。

  中国现行《禁毒法》认为毒瘾者是非犯罪化的特殊病人,第52条与第70条明文规定戒毒人员在就业方面不受歧视

  中国现行《禁毒法》与世界主流并无差别,同样认为毒瘾者是非犯罪化的特殊病人。2008年6月实施的《禁毒法》通过法律形式保障了这些特殊病人的权利,为保障毒瘾者权利提供了制度可能性。《禁毒法》第52条规定:“戒毒人员在入学、就业、享受社会保障等方面不受歧视。有关部门、组织和人员应当在入学、就业、享受社会保障等方面对戒毒人员给予必要的指导和帮助。”第70条规定:“有关单位及其工作人员在入学、就业、享受社会保障等方面歧视戒毒人员的,由教育行政部门、劳动行政部门责令改正;给当事人造成损失的,依法承担赔偿责任。”

  经纪公司、演艺公司如果按《承诺书》行事,形同单方面强行修改合同,违背基本的商业道德

  按中国演艺行业的行情,艺人与经纪公司、演艺公司签订的委托合同、劳动合同期限少则五年、八年,多则十年甚至更长。涉毒艺人大部分还与相关的公司存在劳动合同关系、委托合同关系等。此《承诺书》一出,若是照北京演出行业协会和各经纪公司之后的“只属倡议,并非强制约束”澄清来行事,那这《承诺书》不过废纸一张。若各经纪公司真一板一眼按照《承诺书》行事,那就形同于不与艺人磋商协定,即单方面强行在劳动合同、委托合同中增加了解除合同条款。合同法律源于人类商业行为的习惯。商业习惯从不认为合同一经确定就不可解除,但东西方世界数千年来的商业习惯都认定合同不可轻易增加条款。单方面强行改约,无异于抢劫。

  按照中国《合同法》第94条,经纪公司出于违反相关联法律的目的,拒绝为演员安排任何演出机会,涉嫌“严重违约”或“根本违约”

  且莫说中国《禁毒法》明文载录反就业歧视条款,单就《合同法》而言,各经纪公司真要按《承诺书》做,很可能构成“严重违约”或“根本违约”。按照中国《合同法》第94条,经纪公司出于违反相关联法律的目的,违背合同目的,具体表现为拒绝对艺人进行包装打造、为演员安排任何演出机会,构成“严重违约”或“根本违约”。“根本违约”并不是履行合约时出现细节性差错的瑕疵,按照《合同法》第94条,在合同条款没有明确约定解除条件的情况下,由于演艺经纪公司的严重违约或根本违约行为,导致艺人的主要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时,艺人可以依法请求司法机关判决解除合同。

  涉毒艺人并非丧失劳力、需要多花成本培训就业技能的重度毒瘾者,拒绝这些合适劳力重新就业,对潜在雇主来说既不理智也不经济

  戒毒的过程,实质就是吸毒者实现人格从毒瘾中再独立的过程,经济独立是人格独立的基础,因而解决就业问题是为关键。涉毒艺人与其他戒毒者相比,本应更加不必担心就业障碍才对。相较于普遍缺失就业技能的重度毒瘾者亚文化群体,涉毒艺人并未使用毒品以致劳力丧失,也并非缺乏就业技能。涉毒艺人大都身怀一技之长,从业经验也都被业界承认,不须政府、用人单位或社区来多费心力培训就业技能、进行就业援助。凡此种种,证明在毒瘾戒断后,涉毒艺人完全应该是一个在劳力市场上有充足竞争力的就业者。如果全行业将这些适格劳力拒之门外,既不理智也不经济,还在艺人完全戒断毒瘾的道路上设下至为恶劣的障碍。

  按2006年广东司法部门对戒毒人员的跟踪调查,是否有稳定的工作是影响他们“复吸”的首要因素

  这纸《禁毒承诺书》,据签订者称是要“倡议同仁远离毒品”。但全行业拒绝雇佣戒毒者,是大力将其推往再次使用毒品的方向。在2006年广东司法部门对戒毒人员的跟踪调查显示,是否有稳定的工作是影响他们“复吸”的重要因素。接受调查者大都能认识到吸毒损伤身心健康,对社会、家庭有害, 90.18%的人认为毒品有可能戒掉,但需要“条件和帮助”。这个“条件和帮助”中至为重要的内容就是就业,在“复吸”主因中,“就业难”占89.16%;在“戒毒需要的条件”中,92.13%认为“需要找到工作”,排在第二位,仅次于92.18%的“无毒环境”选项。复吸人员(包括疑似复吸)绝大部分属于无业状态;而未复吸的21人,都有一份相对稳定的合法职业。

目前有条留言

发表评论



B站视频资源源于互联网视频网站,系计算机系统根据搜索热度自动排列,不代表B站赞成被搜索网站的内容或立场。
Copyright ©2013-2018 www.bzhan.me | 网站备案号:黔ICP备15010301号-1